第一版主 > 历史穿越 > 我的明末之旅 > 第十一章 织机一响,黄金万两
一秒记住【第一版主www.11bz.org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    凡是入股张家织坊的布庄老板们,大家心中充满期待,希望织布工厂早日投产,随着张家织坊的棉布大卖,大家这种期待也更浓。

    不过,并不是松江府所有的布庄老板都入股张丰的织布工厂,当初,张丰在“客来香”酒楼请客吃饭,前来吃饭的布庄老板大约只有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那些没有入股张丰织布厂的老板们,因为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对张丰的纺织工厂关注得就比较少,可能大家知道张丰在建设什么工厂之类,但知道“飞梭”和“珍妮纺纱机”的布庄老板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不,一家茶楼之内,二楼的雅间之内,几名布庄的老板正在喝茶聊天,这几名布庄老板,当初全部都没有去“客来香”赴宴,自然也未入股张丰的纺织工厂。

    几人聊天的话题,正从自己布庄的经营情况,转到张丰的纺织工厂上。

    一名老板道:“诸位,张远祥也真是,任由自己的儿子胡来,还建什么纺织工厂,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之下,搞得这么大,这不是找死嘛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附和道:“是啊,是啊,现在不少织坊的布匹都卖不出去,他们倒好,还准备大干一场,到时候,有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,我们当初没有去吃饭,也没有去入股,不然的话,那可亏大发了,银子肯定打了水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几人,一边说着,不时的还摇一摇头,同时心中暗暗幸庆,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明智,幸好没有入股。

    正说着,雅间的大门被推开了,进来一名老板模样的人,来人连连道:“哎呀,真对不住,有一点事情耽误了,来迟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老刘,请坐。”

    刚刚进来的刘老板一坐下,马上就有人问道:“老刘,什么事情耽误了,能说来听一听吗?”

    刘老板叹了一口气,“还不是入股的事情,我想拿一笔银子入股张丰的那织布厂,但人家不收我的银子,急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马上有人大声的道:“老刘,你没有糊涂吧,你还想入股张丰的那纺织厂,你想银子打水漂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刘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入股,不然银子打了水漂还听不到响声。”

    刘老板不忍的看了几位一眼,然后还是道:“你们啊!消息太不灵通了,张远祥生了一个好儿子啊,不但搞出了一种新式织机,接着又搞出了一种新式纺纱机,不管是织布,还是纺纱,效率都提高了数倍不止啊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老刘,什么新式织机,什么新式纺纱机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刘,和我们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刘老板看了大家一眼,懊悔的道:“我们错失了一个巨大商机,虽然具体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新式织机和纺纱机,但效率倍增是肯定的,且听说张丰的新纺织厂里面将全部都是这种新织机和纺纱机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!

    这几位刚才还在高谈阔论的布庄老板集体失声了,雅间之中一片安静,大家知道,如果真是这样,那张丰的织布工厂每织造一匹棉布,工钱不到别人的一半。

    工钱花得这么少,不用想,每一匹布的利润肯定丰厚,张丰的织布工厂完全就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啊!

    悔不该啊!

    此刻,这几位布庄老板才真正后悔起来,肠子都悔青了,刘老板则再次叹了一口气,再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张丰这几天很烦躁,不知道怎么了,新式织布机和新式纺纱机的事情不少布庄老板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总是有一些没有入股纺织工厂的老板找上自己,想要入股自己的纺织工厂,对于这种情况,张丰只能一一回绝。

    不是张丰不喜欢银子,而是已经说好了,郑丰泰他们一共入股十三万八千两银子,占纺织厂三成股份,一切都这么定了,不能再进行更改。

    另外,张丰心中这么想,既然你们当初不看好我,现在后悔了,想再入股,门都没有!

    很多布庄老板都知道了新式织布机和纺纱机,这也给张丰提了一个醒,“飞梭”和“珍妮纺纱机”需要提高保密等级,新工厂需要大量的新式织机和纺纱机,如果还是依旧到外面去找工匠制造这些织机和纺纱机的零件,显然不合适。

    即使是分开制造,最后自己进行组装也不合适,迟早有泄密的可能,万一泄密,别人制造出“飞梭”和“珍妮纺纱机”的话,一切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专利法,不受法律保护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想办法才行,不然真泄密了,那哭都晚了。”又送走一个找上门来的布庄老板之后,张丰心中这么想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赵氏铁匠铺。

    赵左林看着张丰,有一点犹豫不定,刚才,张丰亲自找上门来,和赵左林来了一个详谈。

    此次,张丰亲自上门,自然是来挖人的,准备将赵左林挖过去,收为己用。经过多次打交道,张丰认为赵左林的技艺没有话说,非常不错,属于技艺精湛的工匠。

    考虑到为了防止泄密,张丰准备成立专门的装备工厂,自己招聘工匠,集中工匠为自己生产制造新式织布机和纺纱机,以及织布工厂需要的一些工具,装备等等。

    见赵左林犹豫,张丰知道赵左林需要考虑,于是,张丰道:“赵师傅,那你好好的考虑一下,我等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丰出了赵氏铁匠铺。

    出了赵氏铁匠铺,张丰又去了另外好几家铁匠铺,木匠坊等等,亲自请那些工匠,为自己将来的装备厂做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忙碌之中,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。

    今天,对张丰来说是一个大日子。

    第一、二栋厂房已经竣工了,可以交付使用,张丰正带着杨升海,邓万宝两人在查看厂房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两栋厂房,长三十丈,宽五丈,一层的砖瓦结构,木质横梁,地面使用“三合土”抹平,所谓“三合土”就是使用石灰、黄泥和糯米浆,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,在没有水泥的情况之下,使用“三合土”地面也还行。

    厂房地面非常平整,厂房里面宽敞明亮,张丰比较满意,这是算得上是世界上第一栋真正意义上的厂房。

    第一、二栋厂房完工,不久之后,第三栋,第四栋厂房也会相继完工,整个纺织工厂占地数十亩,工厂围墙,工厂大门已经建好,第一、二栋厂房竣工,第三栋厂房进入盖瓦封顶阶段。

    整个纺织工厂,开始像模像样,厂区的规划是张丰亲自弄的,比较科学合理,厂大门进去是一条宽敞的厂内主干道,主干道两旁正是建设之中的一栋一栋的厂房。

    看了一番这栋厂房之后,张丰高兴的道:“不用一个月,我们的纺织厂就会建设完成,到时,就将进入工厂化的生产阶段。”

    可谓织机一响,黄金万两!

    杨升海和邓万宝两人,悄悄对视一眼,两人的眼神之中难掩喜悦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张家织坊。

    今天大家都暂时停工,因为今天进行搬家,这里的织机全部搬入新建成的新厂房。

    每一栋新厂房面积一千六、七百平米,按照规划,这样的一栋新厂房摆放两百张织机,一栋厂房就是一个生产车间。

    两栋新竣工的厂房,分别在工厂主干道的两侧,其中一侧将全是织布车间,另外一侧将全是纺纱车间,当然,整个工厂建成之后,将还有两层的办公楼,原料库房,成品库等等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宽大!”

    搬进新厂房,大家一阵阵的惊奇,相比以前,这里是如此的宽敞,光线如此的明亮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大家忙碌半天,东西都搬进了新厂房,一台一台织机,一台一台纺纱机按要求摆放得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“开工,大家尽快开工干活!”

    杨升海扯着嗓子的车间喊,换了新环境,杨升海觉得自己充满了干劲,见大家东西都搬过来,马上催促大家干活。

    搬家用了大半天,杨升海一阵肉疼,心中想道,这将少织很多布,现在,每织一匹布能赚好几钱银子,杨升海巴不得织得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张丰笑而不语,任由杨升海在那里吆喝,此刻,张丰的心情是高兴的,从今天开始,正式从作坊式向工厂化转变。

    到处喊了一番,见大家都开始干活,杨升海到了张丰的身边,“少东家,大家都开始干活,今天至少还能再织二、三十匹布。”

    张丰满意的点一点头。

    “少东家,不好了,不好了,有人来闹事的来了?”

    有人来闹事?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丰带着杨升海走出了织布车间,张丰沉声问道:“小邓子,大喊大叫的,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邓万宝显然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,有一点上气不接下气,“少,少东家,你快去看一看,对方凶得很呢,只怕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一看。”张丰大声的道。

    张丰带着杨升海、邓万宝走到厂大门口,正好看到对方三人从以前老织坊那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显然,对方是先去了织坊那里,正巧大家都搬到了这边,对方就朝这边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