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 > 历史穿越 > 我的明末之旅 > 第十二章 徐二宝和袁三
一秒记住【第一版主www.11bz.org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    张丰远远的打量对方,看着对方三人走过来,一看对方张丰就明白,对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为首的一人一脸凶肉,估计是混黑道的。

    除了为首之人之外,还有一名跟班,流里流气的,显然是混混之类,另外一人,张丰倒依稀认识,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就是徐家的那位二少爷,徐二宝。

    也就是以前曾经打过张丰的那位徐家二少爷,张丰暂时不明白,徐二宝怎么和对方混在一起,还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走近,张丰就站在那里,戏谑的看着对方,杨升海显然认识为首的那凶汉,马上陪着笑,上前两步道:“袁三爷,这次你怎么亲自来了,另外,这还没有到月底啊。”

    领头凶汉,也就是袁三,根本就不领情,冷着脸道:“少废话,少跟我套近乎,这个月的孝敬钱提前收了,以后每月收一千两,以后都由毛猴儿来收。”

    袁三说完,站在袁三身后的那个小混混,也就是袁三嘴里的毛猴儿向前一步,摆了摆架子。

    此刻,张丰算是明白了,原来是黑社会收保护费。

    以前,在张远祥手上的时候,张家织坊每月都交保护费,每月十两,这次一下子涨到一千两,足足涨了一百倍。

    依照张丰的性格,自然一文钱都不会给。

    杨升海急忙道:“袁三爷,以前都是十两,这一下子涨到一千两,这,这也太多了,这件事我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一个能做主的出来。”袁三说完,看了看张丰,然后道:“听说张家织坊换了东家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张丰淡定的道:“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袁三轻蔑的看了张丰一眼,然后回头对徐二宝道:“这就是那个以前被你打晕的窝囊废?”

    叫老子窝囊废,张丰生气,脸色都变了变。

    徐二宝嘲笑着道:“袁三哥,正是他,没有想道,上次这么不经打,一棍子就被晕了,一点也不尽兴。”

    尼玛的,还说不尽兴。

    张丰道:“徐二宝,上次的帐还没有找你算呢,这次居然自己跑过来了,正好,新账老账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徐二宝轻蔑的道:“就凭你,笑死我了。”说完,徐二宝哈哈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,徐二宝擦了擦眼泪,然后道:“如果不是正巧遇见袁三哥,我还真不想来这里,另外,听说上次在‘客来香’酒楼一顿吹嘘,弄了十几万两银子,识相的话,送点银两给我花一花。”

    张丰算是明白了,肯定是这个徐二宝将自己的一些情况告诉了袁三,说自己发财了之类,所以,袁三一过来就开口要收一千两保护费,且以后每月都是一千两。

    张丰道:“银子我有不少,只怕你没有这么本事从我这里拿到银子,另外,保护费一文钱也不会交,今天不交,以后也不会交。”

    袁三脸色一变,面露凶相,“你真的不交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张丰冷哼一声,甩都不甩这个袁三。

    杨升海显然知道袁三等人的心狠手辣,不禁捏着一把汗,心中想道,这真要打起来,这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杨升海估计了双方的实力,虽然都是三人,但自己是一个半老头子,张丰手无缚鸡之力,邓万宝看上去也不行,估计对方一个袁三就能打得自己三人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想道这里,杨升海脸色有一点发白。

    徐二宝仿佛看戏一样,看着张丰三人,显然是准备看张丰等被打。袁三则大手一挥道:“毛猴儿,去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告诉他,要钱还是要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毛猴儿本来就是一个混混,打架是家常便饭,也常常充当袁三的打手,属于冲锋陷阵类型的角色。

    挽起袖子,正准备上去教训张丰,不过很快毛猴儿就愣住了,因为听到嘭的一声,然后就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准备看好戏的徐二宝,此刻正捂着脸,满脸是血,一副惨相,而张丰则解气的站在旁边,手里赫然拿着一块砖头。

    先发制人!

    既然不可避免,那就先行动手,张丰的首选目标就是徐二宝。

    一板砖,张丰刚才一板砖狠狠的拍在徐二宝的面门上,顿时,鲜血不要钱似的往外涌,估计徐二宝的鼻梁骨都被张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五行操”不是白练的,张丰的身体素质提升很快,身手灵活,反应敏捷,一板砖拍过来,快得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板砖拍翻徐二宝,张丰瞪了一眼袁三和毛猴儿,狠狠的道:“过来,有种过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邓万宝机灵,不愧是一个合格的助手,见状,马上扯着嗓子朝厂房内大喊:“大家操家伙,快过来,东家被打了!!!”

    东家被打了,这还了得!

    顿时,厂房里面的人就抄着家伙冲出来,东西五花八门,有棍棒,有扁担,甚至还有拿着纱锭的。

    张丰摸一摸鼻子,心中想道,我哪里被打,是我打了别人好吧!

    不过,张丰还是满意的看了邓万宝一眼,心中想道,这小子不错,够机灵。

    “谁敢打我们东家!”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个强壮的彪汉,张丰认识,这是厂里面的搬运师傅,干得是体力活,在这彪汉的身后起码几十号人,有青壮年,也有妇女。

    张丰见过来这么多人,顿时大喊道:“就是他们三个,跟我狠狠的打!”

    见这阵仗,袁三等拔腿就跑,拖着徐二宝,非常的狼狈,被工人们追出几十米,袁三等多少挨了几棍,知道大家停止追击,才渐渐的跑远。

    一直跑出很远,看到再没有人追上来,袁三等人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,毛猴儿更是心有余悸的看了看纺织工厂的方向。

    毛猴儿道:“三哥,我们这就回去找人来,拆了这个破地方,出了心中这口鸟气。”

    袁三想了想道:“这是从长计议,让我好好的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毛猴儿有一点急了,马上大声的道:“三哥,难道就这么算了,我可吞不下这口恶气,你看我这里,这里,全是被他们打的。”

    毛猴儿解开衣服,露出膀子,身上不少地方青一块,紫一块。袁三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一直在哼哼,满脸是血的徐二宝,袁三眼中凶光一闪。

    袁三狠狠的道:“毛猴儿放心,我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一个亏,这事肯定没有完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纺织厂,大门口。

    大家站在这里,看着袁三等人跑远,看到袁三等的狼狈模样,杨升海道:“少东家,真解气!”

    邓万宝也道:“少东家,袁三只怕不敢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丰点一点头,然后挥手道:“大家都散了吧,另外,从账上支一笔银子,刚才出来帮忙的人,每人发一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一两银子不少,也不算少,基本相当于一个织工一个月的工钱,以至于杨升海惊讶的道:“少东家,还给大家发银子,每人一两是不是有一点多。”

    张丰道:“不多,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张丰想借着这件事情竖立起一种彪悍的风气,以后如果再有人来厂子里面闹事,工人们肯定会将他们打出去,因为大家知道,这有银子奖励。

    另外,刚才的事情看似非常的解气,也报了当初被徐二宝打一顿之仇,但张丰知道,事情远没有介绍,远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自己肯定已经被被不少人的惦记,很多人眼红,难保不会出什么幺蛾子,另外,袁三显然是松江府地下势力的一员,还不知道袁三背后的地下势力怎么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看了看这正在建设之中的纺织厂,张丰心中想道,也许应该成立一支护厂队。

    杨升海的效率也算比较高,很快就统计完人数,并开始发放银子,拿到银子,不少人高兴得脸上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哇,还有银子拿!”

    “一人一两银子,少东家真不错!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的话,我们应该追上去,将那三人打翻在地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拿到银子的人,欢天喜地,没有拿到银子的人,满是懊悔,心中想道,当初自己怎么胆小怕事,没有操着家伙随着大家一起冲去呢,哎,悔不该啊,悔不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