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 > 历史穿越 > 我的明末之旅 > 第三十七章 陈圆圆
一秒记住【第一版主www.11bz.org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    看到陈圆圆走进来,张丰感到自己脑袋有一点短路,搜尽脑海之中的词汇,张丰也没有词语来形容陈园园的美丽。

    用我们通俗的话来讲,那就是要气质有气质,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要肤色有肤色,美,美得掉渣,世间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人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很多人都不以为意,但待看清陈圆圆之后,顿时,很多人都呆住了,整个客厅之中一时间非常安静,只有外面嘈杂的声音传进来。

    直到陈圆圆身边跟随的中年妇人开口说话,大家才回过神来,刚才大家的目光全部被陈圆圆吸引,现在才注意到这名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人说了几句,张丰知道,这中年妇人应该是老鸨之类,中年妇人说完,陈圆圆清脆动人的声音响起,“小女子为大家献上一曲,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望大家包涵一二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一曲动听的曲子飘来,陈圆圆不但人长得漂亮,而且曲子也弹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赵水泉早就两眼放光了,那目光简直就是赤果果的,狠不得将陈圆圆整个都吞了,现在更是带头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赵水泉这么一叫喊,很多人就跟着附和起来,叫好声一声盖过一声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真听出来这曲子弹得好,还是根本就是在那里图表现。

    王朝勇本来也准备大声叫一声好,但注意到张丰,马上就将这一声“好”给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丰和其他人赤果果的眼神不行,张丰的目光清澈,没有那种欲望,而是欣赏,一种对美好事物的欣赏。

    张丰不动心那是假的,这样的大美妞,谁不喜欢啊,只是张丰是一个穿越人士,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注意形象,必须目光清澈,脸色淡定的样子,也就是说,张丰是在装逼。

    装逼这种事情,张丰自然会。

    王朝勇当然不知道张丰是在装逼,注意到张丰的模样,王朝勇心中佩服,老板不愧就是老板,这个时候还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陈圆圆早就习惯了四周那种赤果果的目光,但除了这样的目光之外,还有一道目光与众不同,这道目光完全是清澈的。

    陈圆圆不禁朝张丰看了一眼,还朝张丰微微一笑,张丰也微微一笑回应,这一下子,王朝勇受不了啦。

    王朝勇道:“老板,您看,她在朝你笑呢。”

    张丰心中也满是高兴,自己这逼装的,果然,陈圆圆注意到自己了,心中高兴,张丰对着王朝勇也得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陈圆圆一曲演奏完,起身朝大家福一福,看样子就是要准备退下去,但这些人哪里肯依。

    尤其是赵水泉声音大,赵水泉大声喊道:“圆圆姑娘,再来一曲,哥哥给你赏银。”说完,还拿出一大锭银子。

    张丰撇一撇嘴,你这锭银子如果在一边的歌\妓面前还有不错的吸引力,但在陈圆圆面前,那简直就和一块石头一样。

    一名长得像肥猪一样的人,似乎也是一个什么员外,比较有钱,更是夸张的拿出几张银票,高喊道:“圆圆姑娘,今晚我包了你,这是一千两银票。”

    见状,老鸨连忙站了出来:“各位,对不起,我们圆圆姑娘是清倌人,卖艺不卖身,还望大家体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钟开道也出来大圆场,连忙大声的道:“各位,实在是对不住了,当初我请圆圆姑娘过来的时候,我们之间是有约定的,圆圆姑娘只卖艺。”

    老鸨也趁机道:“各位,要圆圆姑娘再演奏一曲不难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老鸨的意思就是只要大家出得起银子,圆圆姑娘就会再演奏一曲,大家马上就明白了意思,很快就有人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十两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百两!”

    “我也出一百两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,老鸨乐开了花,动作飞快的上来收银票,很快就收了好几百两,而陈圆圆则不喜不悲,看不出什么喜乐,仿佛这些银票和几张白纸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大家很疯狂,张丰没有跟风,陈圆圆又投来诧异一撇,对张丰微微好奇,显然,张丰的不一样,又成功吸引了陈圆圆。

    一大叠银票收上来,陈圆圆又为大家演奏了一曲,一曲终了,张丰站了起来,朗声的道:“圆圆姑娘,能否为我演奏一曲。”

    为你演奏一曲?

    赵水泉早就对陈圆圆有想法,哪里容得了张丰这样,顿时就大声喊道:“你是谁?难道你不知道圆圆姑娘这是卖艺,是需要出钱的吗?”

    张丰一笑,赵水泉这话太没有水平了,张丰轻松反击:“在我眼里,圆圆姑娘不是在卖艺,在圆圆姑娘面前谈银子太庸俗了,圆圆姑娘演奏完之后,我有一首词要赠予圆圆姑娘,算是交换,也算对圆圆姑娘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赠一首词?

    赵水泉马上嘲笑道:“你不会拿一首宋词出来吧,哈哈,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丰淡淡的道:“我这首词不是前人所做,我是我自己填的,算是原创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填的。”赵水泉就笑得更开心了,心中想道,填词是这么简单的吗,这一首词肯怕是狗屁不通,到时看你怎么出丑。

    陈圆圆则不这么想,对张丰微微一笑,开口道:“公子,圆圆今天算是找到了知音,我今天为公子演奏一曲。”

    刚才,陈圆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,要演奏就演奏,哪里像对张丰一样,居然又是微笑,又是开口说要为张丰演奏一曲。

    赵水泉心中想道,原来圆圆姑娘喜欢诗词,对了,肯定是这样,这种清倌人都喜欢诗词,对,我也要做一首诗,我要赢得美人心。心中这么想着,本来肚子之中就没有多少文墨的赵水泉开始搜肠刮肚。

    陈陈圆圆为张丰演奏了一曲当下的名曲,非常的动听,张丰心中那个美呀,简直美上整个心田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。

    张丰高兴的道:“圆圆姑娘,这一曲人间哪得几回闻,此曲只应天上有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微笑着道:“公子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圆圆和张丰两人郎情妾意的样子,赵水泉气炸了,旁边的钱光明已经附在赵水泉的耳边,告诉了赵水泉关于的张丰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赵水泉看了张丰一眼,心中想道,原来这就是张丰。显然,赵水泉早就知道张丰,只是没有见过张丰本人,所以刚才并不知道这就是张丰,现在钱光明这么一说,赵水泉就知道张丰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赵水泉显然还知道张丰的一些情况,赵水泉认为张丰只是一个商贾,顿时就气炸了,现在更是跳了出来,大声的道:“圆圆姑娘,我也有一首好诗要赠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陈圆圆同不同意,马上就开始吟诗,一边吟,还拿着自己的纸扇一摇一摇,这逼装的。

    “陈家有女碧玉妆”

    “文秀清新坐明堂”

    “君子好求夜难寐”

    “美人可曾意中郎”

    吟完这一首诗,赵水泉很是得意,认为这是自己超水平发挥了,如果是平常,绝对没有这个水平,赵水泉示威性的看了张丰一眼。

    钱光明首先鼓掌,带头叫好,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,大家都不是瞎子,这只能算一首打油诗,水平实在一般,诗歌都是高雅的,这一首简直就是粗俗不堪。

    张丰心中冷笑道,就这样的水平也出来得瑟,这不是伸出脸来让我打吗,这伸过来的脸,不打的话张丰觉得都有一点对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,打脸行动开始。

    张丰缓缓的站了起来,朗声道:“圆圆姑娘,我叫张丰,松江府的商人,我这首词赠予圆圆姑娘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对着张丰微微一福,微笑着道:“多谢张公子,圆圆一定将这首词谱成曲子,以后有机会,一定唱给公子听。”

    爽!

    太爽了!

    没有想道,陈圆圆还是一个才女,能自己谱曲,张丰高兴的道:“圆圆姑娘,那太好了,那一定要将这首词谱成曲子。”

    四周,全是羡慕的目光,陈圆圆居然答应为张丰的这首词谱曲,且还要唱给张丰听,赵水泉的目光则不是羡慕,完全是杀人的。

    张丰仿佛没有看到四周的目光,张丰目光平静的看着陈圆圆,心中感慨,造物主真是伟大,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人。

    我的大美妞,今生你是张丰的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这样想着,但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,张丰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表现得太急,于是,张丰将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的《饮水词》。

    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

    这是上半部,意思是,初相遇的时候,一切都是美好的,所有的时光,都是快乐的。即使偶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,也甘心消受,因为抱着憧憬,所以相信一切只会越来越好。所有的困难,都是微不足道,满天的星辰,都在你面前失色,我的世界没有我,全部是你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上半部,但词意非常美好,陈圆圆眼前一亮,马上就陷入进去了,喃喃的将词缓缓的吟了一遍,细细的体会,其味无穷。

    在坐的虽然很多只是粗通文墨,但也不乏识货的人,细细的体味之下,马上就有叫好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这词太好了,简直就堪称一绝,并不逊色于任何诗词大家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从词的意境之中缓缓的回过神来,“张公子,这词只是上阕,下阕呢?”

    张丰一笑道:“圆圆姑娘,下阕我还在想,没有完全想好,待我想好了,下次有缘再见,我一定告诉圆圆姑娘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遗憾的道:“公子,这词太美了,你一定要想出下阕,下次一定要告诉我哦。”

    张丰道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赵水泉受不了啦,大声的道:“这破词,只有上半部,残缺不全,哪里有我的那一首诗好,你们瞎眼了吗?”

    这么一下子,全屋的人都得罪了,说完之后,见大家的目光,赵水泉才知道自己气昏了头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钱光明轻轻的拉了拉赵水泉,轻声的道:“赵公子,他那一首词确实比你的那一首诗要好。”

    赵水泉狠狠的看了张丰一眼,然后不甘的坐了下来,赵水泉知道,自己这次被张丰狠狠的打脸了,而且还是美女面前,被啪啪的狠狠的打脸。

    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