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 > 历史穿越 > 我的明末之旅 > 第五十五章 抱得美人归
一秒记住【第一版主www.11bz.org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    进入大厅,陈圆圆看到张丰,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,眼神一亮,福了福,动听的声音响起:“庄老板,张公子,奴家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张丰面带微笑,朝陈圆圆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,张丰高兴,果然,陈圆圆记得自己,且看样子对自己的印象还比较深刻,刚才,张丰明显注意到了,陈圆圆的眼神似乎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庄传林诧异,马上就问了起来:“张老板,你们之间认识?”

    张丰道:“认识,自然认识,我们早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庄传林给了张丰一个眼神,好像在说,你牛,你牛叉。为了请到陈圆圆,庄传林花了很大一番力气,而张丰居然和对方认识。

    张丰自豪一笑,一脸的得意,很是享受庄传林这种眼光,对正准备弹一曲古筝的陈圆圆道:“圆圆,过来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令人惊奇的是,陈圆圆缓缓的走过来,在张丰的旁边坐了下来,面目含笑,旁边的庄传林差点下巴都掉在地上,心里直呼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随着陈圆圆露面的次数渐渐增多,陈圆圆的芳名在苏州一带渐渐传开,苏州很多人都知道,在桃花坞有一个美丽得不像话的清倌人,即使知道是清倌人,但一些有钱的公子哥不是没有想法。

    庄传林更是知道,陈圆圆美则美矣,但一般都很冷艳,没有想道,现在含笑着坐到了张丰的旁边,这大大颠覆了庄传林心目之中陈圆圆的那冷艳的形象。

    张丰心中那个舒爽,尤其是闻到一股淡淡香味,一股非常好闻的香味,心中的这种舒爽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

    陈圆圆含笑着道:“公子,奴家一直记得,你还欠我半首词呢。”

    张丰开心的哈哈一笑道:“难得圆圆一直记得,下半首词我已经做好了,我现在就吟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听得很认真,仔细的体会词中的意境,良久之后,陈圆圆道:“公子大才,圆圆佩服。”

    张丰心中高兴的想道,还是穿越好啊,这就是哥的优势之一,随便抄一首词过来,这撩妹的效果简直就是杠杠的。

    张丰道:“圆圆,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对张丰不是没有想法,尤其是上次知道张丰准备为自己赎身之后,陈圆圆对张丰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歌妓是贱籍,随着长大渐渐懂事,尤其是听姐妹们所说的种种,陈圆圆知道,歌妓的命运大多都是悲惨的,只有少数有幸能赎身命运才发生转折。

    张丰年轻,帅气,阳光,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的嚣张和乱搞,陈圆圆希望张丰为自己赎身,自己如果能嫁给张丰,即使只是一个小妾,陈圆圆也很知足。

    一个郎有情,一个妾有意,两人有说有笑,这样子,在庄传林看来,完全像情侣一样,以至于,庄传林起身道:“张老板,不好意思,突然想起来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去处理一下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杨升海也不傻,也借口离开,随着庄传林和杨升海一前一后离开,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张丰和陈圆圆。

    “圆圆,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陈圆圆道:“奴家相信,奴家见到公子,仿佛就像本来就认识的一样,也许我们上一辈子就认识。”越说到后面,陈圆圆的声音越小,脸色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张丰轻轻的握住陈圆圆的小手,陈圆圆的脸色更红,但并没有将自己的手抽回来,只是低着头。

    张丰心中激动而紧张,心中疯狂的喊道,老天,我握住了陈圆圆的小手,这是陈圆圆啊!

    激动和高兴之余,张丰道:“圆圆,我要为你赎身,就算是一百万,我也要为你赎身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心中一阵感动,两眼朦胧的看着张丰,美丽的大眼睛之中隐隐有泪水,陈圆圆道:“公子,您真好,圆圆这辈子真有福气,公子为我赎身不用一百万,十万两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十万两!

    张丰大声的道:“尼玛的,原来那个刘妈妈是吓我的,故意说是一百万,我还真以为是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张丰心中无比高兴,从一百万两变成十万两,张丰恨不得马上就去付了这十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十万两就能抱得美人归,张丰简直高兴坏了,要知道,上次剿灭青龙帮张丰就发了一笔横财,光白银就有一百五、六十万两,此外还有数万两黄金,以及价值上百万两银子的珠宝玉器,古玩字画等等。

    十万两,毛毛雨啦。

    见张丰这么高兴,陈圆圆噗嗤一笑,那眼神仿佛在说,傻样。这一笑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苏州之行,张丰收获巨大。

    不但和庄传林谈好了合作,最,最,最重要的是抱得美人归,张丰为陈圆圆赎身,陈圆圆自然跟着张丰回了松江府。

    除了陈圆圆,还有一个美婢,是陈圆圆的贴身侍女,十四、五岁的年纪,小丫鬟年纪虽小,但已经能看得出来,这是十足的美人坯子,再过两、三年,绝对是一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太平府,长江边上。

    码头上,这一段日子以来,完全繁忙起来,来来往往的马车,牛车,甚至还有不少的挑夫,苦力等等。

    码头上,最多的是铁矿石,码头边,已经停靠了多艘货船,正在等待装铁矿石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前,杨升海按照张丰的吩咐派人来到了太平府找矿,没有想道,事情非常顺利,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大型铁矿,且距离长江边的这个码头不远,矿山开采出来的铁矿石,通过马车、牛车等各式运输工具先运至这个码头,然后装船,货船顺流而下,直出长江口,最后到宝山钢铁厂的大码头。

    李玉龙是太平府当地人,家里人口多,几张嘴要吃饭,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,听闻附近新开了一个大矿山,需要大量的人运铁矿至码头,李玉龙将信将疑,推着一辆独轮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从矿山推了一车铁矿石,足有一百余斤,好在矿山至码头的道路明显经过了修葺,道路拓宽了,平整之后还铺了很多碎石子,大约十里的路程大约推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车铁矿石推到码头上,马上就有人过称,当场结算,李玉龙拿到八文钱,高兴得想哭。

    有钱了,妻儿老小不用再挨饿了。

    从矿山运送一百斤铁矿石至码头,路程大约十里,报酬是五文钱,像李玉龙一样,用独轮车一次性一百多斤铁矿石,能赚好几文钱。

    将这几文钱小心放进口袋之中贴身收好,李玉龙想再去运一趟,码头边上有一些卖茶水的,买包子的这样的摊贩,这都是这几天渐渐出现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李玉龙拿出一文钱,买了一个馒头,然后推车独轮车又朝矿山走去,才出码头没多远,李玉龙碰到了同村的熟人,同样是年轻人的李青龙。

    李青龙是过来看一看的,听说不少人在帮矿山运铁矿石赚钱,李青龙就过来看一看情况。

    遇见李玉龙,李青龙马上就高兴的走过来,“玉龙哥,你都已经干上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玉龙停了下来,同样高兴的道:“青龙,这事情有干头,刚才我运了一车铁矿过来,当场就过称结算了工钱,他们绝不拖欠,且一趟就赚了八文钱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玉龙拍了拍自己的口袋,口袋之中几文钱叮当响,李玉龙很有收获感。

    李青龙来了兴趣,“玉龙哥,真的啊,那我明天也推着我们家的独轮车过来,和你一起从矿山运矿石,咱们兄弟一起干,只是,没有地痞流氓闹事,收什么保护费之类?”

    李玉龙道:“没有,你看到那边的人没有,听说前两天有几名混混过来收保护费,其中一人直接被打断了腿,一般的混混哪里敢过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正有几名穿着穿着军装,背着火枪的战士,战士们负责码头的秩序和治安,有什么纠纷,有什么人闹事,马上就会处理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矿山的正常开采,铁矿石能顺利装船,张丰派了一个连的战士过来,这一百多人直接负责矿山和码头的治安和安全。

    李青龙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几名战士,一脸高兴的道:“玉龙哥,没有人收保护费,那太好了,走,我随你去矿山看一看,明天我和你一起干,一起运矿石。”

    李玉龙一口答应,“行,我们兄弟一起干,每天运几趟,每人赚几十文钱,我们的好日子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龙点一点头,过惯了苦日子,突然看到幸福日子要来了,李青龙有一点微微的激动,同时好奇的道:“玉龙哥,开矿山的老板是谁,对我们这些苦哈哈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李玉龙道:“听说是松江府的一位大老板,还是松江府的团练总兵,听人家说,这位老板姓张,对咱们老百姓非常好,绝不是为富不仁之辈。”

    李青龙道:“有这样好的老板,咱们兄弟一定好好干,努力干活,不然就对不起人家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李玉龙道:“对,咱么兄弟好好干,待有了钱,咱们去弄一辆牛车,有了牛车,咱们就能赚更多钱。”

    一辆牛车,一次性能从矿山运送数百斤矿石至码头,数倍于一辆独轮车,思维活跃的李玉龙,马上就有了自己的目标,好好干,攒足钱,买一辆牛车。

    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