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 > 历史穿越 > 我的明末之旅 > 第六十三章 首战告捷
一秒记住【第一版主www.11bz.org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    张丰一直在等待战机,没有想道,机会送上门来了,且还是一块肥肉,几十辆马车全部堆满了东西,说不定能发一笔小财。

    至于一千满清铁骑,别人可能会怕,但张丰不怕,这正是检验自己这支部队战斗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自己三个步兵营,面对对方一千铁骑,情况会怎么样呢?

    王朝勇屁颠屁颠的跑过来,一脸的兴奋,高兴的道:“总兵大人,有战斗任务了?”

    张丰大声道:“地图,我们到了什么位置。”

    王朝勇挥手,一名警卫员马上就拿来了地图,地图摊开,王朝勇指着地图道:“总兵大人,我们在这个位置,离开天津卫已经三十几里,往西北不到十里是黄庄,沿着官道继续往前,不到八十里就是廊坊。”

    “廊坊已经被鞑子攻克,那里起码有数万鞑子兵,我们在这个位置打这一千鞑子骑兵的话,必须速战速决,不然,引来廊坊的鞑子骑兵,乐子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有仗可打,王朝勇虽然兴奋,但不失冷静,现在更是提醒张丰,要么不打,一旦开打,必须速战速决,以最短的时间将这两千鞑子骑兵消灭,然后迅速撤退。

    张丰点一点头,“这一仗必须打,王团长,传令下去,检查装备,准备战斗。”

    命令很快传达,大家平时的训练马上就体现出来,很快就进入状态,列出战斗队形,朝鞑子骑兵的位置靠过去。

    四、五里的距离并不算远,张丰的队伍才朝对方靠近两、三里,对方的侦查骑兵就发现了张丰这支队伍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这应该是一支蒙古骑兵,真正的鞑子骑兵只有一个牛录,蒙古骑兵则至少有数百人,起码是半甲喇的编制。

    300人为一个牛录,五个牛录为一个甲喇,这支蒙古骑兵正抢了不少东西,准备回廊坊的老巢。

    廊坊被鞑子攻克之后,成了物资的集散地,从周围抢来的东西堆在那里,粮食堆成了山,还有不少的金银珠宝,甚至还一些抢来的人畜。

    “什么,有大约两千人的明军。”蒙古甲喇额真一阵惊愕,而旁边的鞑子牛录额真则一阵不屑。

    鞑子牛录额真心中道,两千明军,算什么。

    蒙古甲喇额真虽然看似地位较高,但还是以这名鞑子牛录额真为主,所以,这名蒙古甲喇看向这名鞑子额真。

    鞑子额真道:“既然是送上门来的,我们就灭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一千骑兵,很快就朝这张丰等迎了过去,两军很快就相遇了,这里地势平坦空旷,鞑子额真看到张丰的部队,不禁就笑了。

    鞑子额真笑道:“看到没有,他们铠甲都没有,拿着火绳枪,我们一个回合就能消灭他们。”

    蒙古甲喇额真也笑了起来,这里的地势太适合骑兵的冲杀,此时,两军相距只不过两、三百米,情况已经非常清楚,这名蒙古甲喇额真道:“这帮明军真是不知死活,派一个牛录足矣,我们在旁边看一场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名蒙古甲喇额真看来,接下来肯定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,派出一个牛录,其他人准备在旁边看好戏。

    鞑子额真佩刀入鞘,骑在战马上,也抱着看好戏的准备,指着旁边一名蒙古牛录额真道:“就你了,去将那帮明军全部给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狂得没边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难理解,这些鞑子眼里,除了明军的三大精锐之外,其他的简直就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不用张丰指挥,王朝勇已经抽出自己的佩刀,杀气腾腾,早就摆好了队形,三个营,每一个营三排战士,第一排的战士们已经端起了火枪对准前方,第二排的战士也做好了射击准备。

    宗德超、刘易平、吴定坤三位营长也抽出自己的佩刀,站在各自的队伍旁边,看着前方,只要一声令下,马上就会指挥大家射击。

    张丰已经注意道,对方派出了一支大约三百人的骑兵队伍,看样子是一个牛录,张丰心中想道,真是太狂了。

    对方三百骑兵,轰轰隆隆的奔驰过来,手里扬着寒光闪闪的弯刀,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这三百骑兵,居然是密集队形,张丰心中道,真是找死,这样的队形,冲在前面的那些骑兵肯定在第一轮射击之下就会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三百米,两百五十米,两百米……

    对方来得很快,很快就进入了一百五十米,也就到了火枪的有效射程之类,这个时候,王朝勇的指挥刀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射击!!!”

    “给我射击!!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第一轮射击声响起,三个连,数百支燧发火枪,枪声密集,宛如炒豆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!!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顿时人仰马翻,战马的嘶叫和悲鸣声,骑兵的惨叫声,第一轮射击至少撂倒近百人,有人真的被打成来了筛子,起码身中五、六弹。

    抱着观战心态的鞑子牛录额真一惊,显然吓了一跳,鞑子牛录额真也算是身经百战,和明军交战过很多个回合,从来没有见过,明军的火器会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这起码有五十丈的距离啊!

    明军的火器什么时候会这么厉害,能打这么远,在鞑子牛录额真的印象之中,明军的火器在二、三十丈范围内还有一点杀伤力,超过这么距离就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心中一惊之后,鞑子牛录额真很快就放心了,因为对面的明军已经放过一枪了,不可能再放第二枪,接下来肯定就是一面倒的屠杀,剩下的那两百骑兵肯定将宛如狼入羊群。

    屠杀倒真是一面倒的屠杀,不过,角色位置需要对调一下。

    第一排枪声响起之后,第一排的战士马上退后,动作迅捷整齐,虽然有不少人心中很紧张,但平时的训练摆在那里,倒也并不慌乱。

    第一排退下装弹,第二排战士上前射击,第三排准备,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,再次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!!!”

    枪声密集,且基本接连不断,第二排枪声响起,很快,第三排枪声又响起,三排枪声响起之后,整整一个牛录300人,再无骑在马背上的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是蒙古鞑子,还是满清鞑子,这些人全部惊呆了,完全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!

    不可能啊!

    这名满清牛录额真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一个牛录就这么没了,想道这是一个牛录,满清牛录额真马上醒悟过来,必须报仇。

    满清牛录额真抽出自己的佩刀,厉声高喊:“冲,给我全体冲锋,杀光对面的那些明军。”

    剩余的大约六、七百骑兵,不管是蒙古骑兵,还是满清骑兵发起了猛烈的冲锋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集体冲锋,场面非常壮观,似乎地面都颤抖起来,一些战士看到对面杀气腾腾的鞑子骑兵大家手心冒汗,不过,看到自己的班长、排长们一脸平静,紧张的心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张丰大声道:“来的好,王团长,给我往死里打,不要节省子弹。”

    王朝勇再次举起自己的指挥刀,厉声大喊道:“射击,射击!!!”

    顿时,第一阵排枪响起,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    大约一百五十米的距离,铅弹还是成功击穿鞑子兵的铠甲,血花四溅,一名名鞑子骑兵像下饺子一样从马背上掉下来,就算不死,也会被后面的战马活活踩死。

    地上开始出现尸体,无形的制造了障碍,一些鞑子骑兵勒不住自己的战马,连人带马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,一片慌乱,一片血腥!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!!!”

    很快,第二阵排枪又响起,又是一大波鞑子骑兵栽在地上,地上的尸体更多,极大制约了后面骑兵的冲锋的速度。

    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之后,很快又是一阵枪声响起,大家以最快的速度装弹,射击,再装弹,在射击……

    大家的前方,五十米至一百五十米这个范围段,尸体迅速多了起来,空气之中,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硝烟味,也夹着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看到满地的尸体,鞑子牛录额真简直疯了,举着刀,大喊冲锋,冲锋,这些鞑子兵简直就是前赴后继,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这些人知道,只要冲近了,能冲过来,自己就能扬起自己手中寒光闪闪的马刀,一个个收割那些明军的生命,显然,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对面是一个营,数百支火枪,这些鞑子可能还能冲过去,但面对三个营,足足一千五、六百支以上的火枪,怎么冲得过去。

    鞑子冲得很快,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之内,已经死去十之八、九,那蒙古甲喇额真已经死去,被一颗铅弹打爆了脑袋。

    当这名满清牛录额真反应过来的时候,这才发现,自己前面已经没有多少骑兵了,自己一千骑兵就这么死绝了。

    一颗铅弹,高速飞来,击穿这名牛录额真的铠甲,胸口几乎被打穿,鞑子牛录额真感到一阵剧痛,然后眼前一黑,一头栽下了自己的战马。

    几轮排枪过后,枪声停了,当然,也再没有能骑在马背上的鞑子骑兵,战场上一时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王朝勇高兴的道:“总兵,这一仗打得太爽了!”

    张丰也感到比较满意,点一点头,大手一挥道:“打扫战场!”

    ……..